必威体育网站首页
  咨询电话:15132501397

必威亚洲登录

减产协议注入强心针,原油价格仍存拦路虎丨2019原油期货年报

    发布报告时间:2018年12月17日  内容摘要  2019年供应仍是周期主导力量,OPEC+减产为油市注入强心剂,预计全球原油市场重回去库存态势,但美国页岩油引领非OPEC产量大幅提升,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过剩产能退出道阻且长,OPEC+联合供应管控在高油价下面临较大解体风险。基准情景下,预计2019年布伦特油价运行区间为60美元/桶至85美元/桶。如果世界经济超预期复苏、伊朗和委内瑞拉供应降幅超预期,则油价水平可能进一步提升;如果OPEC+减产执行率不佳、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引发宏观风险,则油价水平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核心观点  供应仍是周期主导力量,过剩产能退出道阻且长;  OPEC+减产注入强心剂,存续期限决定供需平衡预期;  美国页岩油外输管道投产,全球原油贸易格局将重塑;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Non-OECD引领需求提升;  地缘政治和其他风险多发,全球原油供需预期波动大;  原油市场重回去库存,原油价格料恢复强势。  供应仍是周期主导力量,过剩产能退出道阻且长  2010年以来,全球原油需求增速基本稳定在1-2%之间,至今为止的平均增速仅为1.7%,供应逐渐成为周期的主导力量。这点从需求和供应的增速变化也可以得到佐证,后者的变化幅度一般都高于前者。即使大家公认的2015-2016年低油价刺激的需求释放,平均需求增速也只有2%。需求固然重要,但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崛起,以及OPEC+联合进行的供应管控,导致供应的变化速度远快于需求,原油周期也进入了供应主导阶段。2017年以来,随着油价的回暖,全球油气行业的景气度已经明显改观,非OPEC国家整体Capex也连续两年回升,2018年非OPEC国家Capex小幅增长4%。此外,上游降本增效使桶油成本明显下降,高油价时期部分长周期油田项目投产,多种因素共同导致了目前非OPEC产能增加态势并未放缓。2019-2020年非OPEC原油供应同比增量预计不低于250万桶/日,主要来自美国、加拿大、巴西和俄罗斯,而乐观预计全球需求的同比增量仅为150万桶/日,过剩产能退出道阻且长。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OPEC+减产注入强心剂,存续期限决定供需平衡预期  2018年以来,利比亚与尼日利亚在基础设施在政局混乱的压制下增产十分乏力,委内瑞拉产量加速下滑,OPEC+减产执行率大幅攀升,为前三季度油价上涨提供了有力的支撑。2018年12月7日,OPEC+部长级会议考虑到2019年全球原油供需不平衡的境况,同意2019年起减产120万桶/日,时间为6个月。其中,OPEC同意减产80万桶/日,伊朗、委内瑞拉、利比亚获得豁免,而非OPEC同意减产40万桶/日。在全球过剩产能充裕的情况下,OPEC+继续达成减产协议进行供应管控为油市注入强心剂,实质性改变了阶段供需平衡表。EA预计2019年上半年油市去库存速度为15万桶/日。由于中东核心成员国减产,OPEC原油产量在2019年一季度预计下降约100万桶/日至3160万桶/日,二季度将保持在这一水平。鉴于阿联酋过去在减产执行方面的不良记录,我们对其产量进行了高估,如果沙特督促阿联酋执行减产协议,OPEC的产量下降幅度将加大。目前,我们预计沙特一季度产量为1030万桶/日,二季度将增至1040万桶/日,而阿联酋和科威特上半年产量将分别保持在310万桶/日和270万桶/日。FSU的产量应该会在一季度下降10万桶/日至1460万桶/日,二季度再次下降至1450万桶/日。由于冬季对油田设施的限制,俄罗斯的产量在一季度将仅会逐步下降约10万桶/天。哈萨克斯坦会遵守减产协议可能性大不。  2019年下半年OPEC+减产协议存续与否将决定油市供需平衡预期。我们认为下半年OPEC+继续实行减产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美国对伊朗石油制裁卷土重来的可能性较大,OPEC+可能复制2018年四季度的做法进行大幅增产来填补市场缺口。三、四季度OPEC的产量预计将分别增至3200万桶/日和3210万桶/日,其中沙特的平均产量为1070万桶/日,阿联酋为330万桶/日,科威特为280万桶/日。值得注意的是,当油价达到70-80美元/桶的产油国舒适区间时,OPEC产量增幅很可能超出预期。  美国页岩油外输管道投产,全球原油贸易格局将重塑  美国产量仍然是非OPEC供应的最重要推动力。受页岩油的驱动,尤其是来自二叠纪盆地的页岩油,我们预计2018年美国原油增量为154万桶/日,2019年增长将放缓至117万桶/日。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激增当前市场供过于求的关键因素。除原油产量增加外,2018年美国NGLs产量增加59万桶/日, 2019年预计增加59万桶/日。原油和NGLs合计,2019年美国液体石油产量将增加176万桶/日。  虽然快速增长的二叠纪盆地页岩油产量正在接近管道最大输送能力,但仍然有一些产出增长的空间。减阻剂(用于减少原油与管道壁之间摩擦的化学品)正被广泛地用于增加管道流量。此外,管道上的压缩机功率也在不断增加。这些组合手段能将管道流量增加5%至10%,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达到20%,这也是2018年美国产量出现意外增加的原因。2019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速度预计放缓的主要原因仍然是二叠纪盆地外输管道的输送能力有限。从二叠纪盆地到美湾的新管道要到三季度才能投入使用,届时美国原油产量将再次增速。2019年美国的石油年产量将正式超越俄罗斯和沙特,成为世界最大产油国。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Non-OECD引领需求提升  根据经合组织(OECD)最新发布的经济展望,2019年与2020年全球GDP预期增长率均为3.5%,低于2018年的3.7%。OECD认为,当前全球经济主要面临三重下行风险:一是广泛存在的贸易保护主义使得关税攀升,这将导致经济增长放缓,并对全球价值链和就业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在2021年之前可能严重拖累全球增长,出现的价格压力或将迫使美联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二是随着美联储逐步加息,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出现资本外流以及货币贬值,投资者信心的减弱使得新兴市场愈加脆弱;三是政治和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不确定性,特别是欧元区内一些成员国的政治风险,如英国“脱欧”和意大利财政预算问题等。  OECD石油需求预计在2018年增长50万桶/日,而在2019年将放缓至10万桶/日。在OECD内部,美国2019年石油需求受液化轻烃推动,预计增长24万桶/日。而欧洲和日本受制于经济复苏放缓,石油需求将会出现负增长。Non-OECD仍将引领全球需求提升,预计2019年增长120万桶/日。2019年中国石油(601857,股吧)需求有望提升47万桶/日,而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亚太国家贡献40万桶/日的需求增量。  地缘政治和其他风险多发,全球原油供需预期波动大  目前全球三大产油国美国、俄罗斯、沙特对油价期望区间分歧较大,导致油市博弈加剧,紧张氛围持续。美国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希望低油价,督促OPEC+退出减产,另一方面希望伊朗石油出口减少,迫使伊朗政府让步。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一直致力于推动《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案》(NOPEC),削减对沙特在也门的战争支持。俄罗斯由于卢布汇率、税制及财政状况等因素,对以美元计价的油价并不敏感,俄罗斯政府财政预算平衡的油价为40美元/桶,但普京表示60美元/桶的油价也是绝对可以的。沙特政府希望70-80美元/桶的油价来帮助其实施经济改革计划,但目前受卡舒吉事件和NOPEC法案影响处于不利地位,其他OPEC产油国出现动荡有助于抬升油价,符合沙特的利益。  此外,我们认为油市还面临以下可能导致原油供需预期大幅波动的风险因素:  一是2019年5月伊朗石油制裁豁免结束后将面临进一步收紧的风险;  二是委内瑞拉、伊拉克、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国内政治冲突可能影响原油生产和出口;  三是加拿大石油基础设施限制可能导致其减产,从而影响北美地区供需平衡;  四是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将会影响全球石油增长和贸易流向;  五是可再生能源政策及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将影响中长期石油需求前景;  六是朝核问题、英国退欧、俄乌争端将影响全球秩序和油市供需预期。  原油市场重回去库存,原油价格料恢复强势  综合判断,2019年供应仍是周期主导力量,OPEC+减产为油市注入强心剂,预计全球原油市场重回去库存态势,但美国页岩油引领非OPEC产量大幅提升,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过剩产能退出道阻且长,OPEC+联合供应管控在高油价下面临较大解体风险。基准情景下,预计2019年布伦特油价运行区间为60美元/桶至85美元/桶。如果世界经济超预期复苏、伊朗和委内瑞拉供应降幅超预期,则油价水平可能进一步提升;如果OPEC+减产执行率不佳、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引发宏观风险,则油价水平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德菁英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

, 1, 0, 14);